2月 8th, 2023

   “璇玑!!!”

   “住手!啊啊啊!!”

   “你们这些杂碎!!住手哇!!”

   “长公主殿下!!”

   眼见琅琊王率先扑上去就欲辣手摧花,封禅大阵中朱雀之人目眦欲裂,朱雀太上女皇一个酿跄摔倒在地,朱雀女皇闭上眼睛不忍再看,红衣老妪袖中之手又是微微一紧。

   但无论他们如何不愿看到,都已经不可能阻止这一切,这时候冲出去,也只会更快地葬送这片大好河山,为天阳皇朝和青龙王朝得逞。

   “呵呵,虽然可惜了这张绝美的脸,但为了大计,本王绝不容许你活着!”琅琊王不舍地看了那张盛世美颜一眼,赶紧避开目光,狠心下手。

   眼看着武贞香消玉殒在即,朱雀之人痛苦地闭上了眼睛,青龙强者尽皆露出可惜却又极致快意的神情,这样一位可以一人之力力敌他们所有人的绝世女子,就要这样陨落在他们手中,这是一件多么令人自豪而畅快的事情啊!

   “唉……”

   一道长长的无奈叹息声响起,琅琊王的狞笑凝固,手上凝聚的气劲只差半尺即可穿透那美丽洁白如天鹅一般修长的脖颈,彻底了结红袍女子的性命,却是停滞在了半空,怎么也都刺不下去了,其余青龙强者亦是身形猛然顿住,愕然地看着阻挡在武贞前面的那一道伟岸身影,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头戴金冠,身穿九爪金龙袍,脚蹬金龙靴,无与伦比的浩荡皇气睥睨而出,威慑天地,一双仿佛蕴藏着天下的凌厉双目不怒自威,无需任何言语,站在那便是一座不可撼动的高山,让人望而生畏。

   当代阳皇,阳顶天!

  
sansan的黑白图片

   终于现身!

   一如当年在混乱流域之中,每当红衣少女陷入生死危机的时候,总会在最关键的时刻挡在她身前,为她摆平一切敌人的少年杨天,红衣少女看着这道比起当年削瘦的身形更加伟岸许多的背影,不觉间看得痴了

   这是梦么?

   还是她可笑的幻想?

   但即使是可笑的幻想,她也想时间就凝固在这一刻,让她再最后看他一眼,再感受一下被他呵护的感觉,哪怕她已经早就无需任何人呵护了,她依旧无比渴望

   那种感觉,真的是无限美好

   而这时,琅琊王终是最先反应过来,不解地道“阳皇这是作甚?且待微臣取其首级再献于陛下!”

   说罢,他再度运起气劲,阳皇纹丝未动,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琅琊王果真对朕忠心耿耿,比起一名女子的首级,朕对昔日的青龙圣皇的首级更感兴趣,不若尔替朕取来?”

   琅琊王心神一跳,不知是否错觉,他竟从中听出了一丝杀意,但不知是对青龙圣皇(如今的青龙太上王),还是对自己,顿时强笑道“阳皇说笑了,太上王以诚心臣服陛下,陛下还要他首级何用?”

   又赶紧道“此女太过危险,若不趁此良机除去,他日恐成大患,望陛下明鉴!”

   阳皇收起了脸上的笑意,目中寒光乍现,冷道“若是朕不让呢?”

   琅琊王脸色一僵,他终于确定刚才自己的感觉没错了,而且他也确定那一丝杀意是冲谁而去了,当即话锋一转道“既然是陛下的意思,臣等自然不敢越俎代庖,就将此女交由陛下亲自处置吧。”

   直到他率众退下,阳皇眼中寒芒这才淡去,没有转身去看身后之人,身形一闪便欲离去,却是被一只小巧有力的玉手拉住了衣袖,竟是甩不掉。

   “别走!”

   直到这一刻,真实地接触到阳皇的衣襟,武贞才真正确定,这并不是梦,他真的出现了,又一次在她即将香消玉殒之时挡在自己身前,仿佛只要有他在,不管外面风雨如何猛烈,都可以无比安心。

   “你别走,好么?”这个之前还无比强势地以一人之力瓦解青龙强者组成的战阵的绝世女子,轻咬着红唇,目光带着一丝祈求地望着这一道让她魂牵梦绕已不知多少年的身影,像是一位柔弱的小女孩似的说道。

   曾经无数次,她都想要是能够再见到他,一定非要大骂三声负心汉,将其凌虐得不成人形方可罢休,但真的人站在她面前时,她所渴求的不过是对方能够多留一会,哪怕只是背对着自己,一句话不说,自己能够看着他就已经非常满足了

   曾几何时,她也会变得这么软弱了?

   都是因为他啊!

   阳皇僵住了半晌,这才苦笑一声,无奈地转过身来,看着早已褪去当年青涩的她道“你这么纠缠着朕,莫非是欲图谋不轨?”

   扑哧!

   仿佛百花一齐绽放,那盛世美颜一笑之下竟是让得天地都瞬间失色,心志坚定如阳皇眸子中都闪过一丝恍惚,他的一句话,却是让武贞想起了他们第一次相见之时,那化名为“杨天”的少年阳皇亦是在救了自己之后,说出了同样的话语。

   原来,他根本就没有忘记过自己,也没有忘记过混乱流域的那段时光

   “你这又是何必?”阳皇终是避开了她那仿佛要将自己融化的柔情目光,怅然一叹,他如何不明白,武贞之所以要一人迎战众多青龙强者,除了捍卫自己的皇朝,更多的却是,想要用此逼自己现身。

   她知道,若是自己在附近,就断然不可能眼睁睁看着,琅琊王等人杀死她她这是在用自己的性命来威胁自己!

   素来不喜欢被人威胁的阳皇,此时此刻却是无法生出一丝怒意,试问,一个对自己如此深情的女子,为了见自己一面不惜赌上性命,天下间又有谁,能够无情至此地出声怒骂呢?

   武贞却是仍用那火红色炙热的眼瞳追逐着他,无比倔强地道“你都知道的,对不对?”

   “是的。”阳皇不得不点头,他的确在天云宗寿宴上就一眼认出她,就是那位自己在混乱流域遇到的总要自己出手相救的红衣少女,也从父皇说出自己有心仪之人时那双黯然的眼睛,知道了她对自己的感情,但这些他都藏在了心里,故作不知,故意不去理会。

   因为,他的所有真心,都付出给了另一位深深烙印在自己内心深处的女子,后宫三千佳丽,都不及对方的一颦一笑。

   心中已经没有一丝一毫余地的自己,又拿什么去回应她呢?没有,那便不要去理会,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让一切都在时间的流逝中烟消云散。

   十几年了,他以为她的那一缕没有着落的情愫早已消失殆尽,却不想她执念如此之深,对自己的感情非但没有变淡,反而随着时间变得更加浓郁,难以自拔。

   “给我一个答案。”武贞看着他道,已经这么多年了,她不想再那么毫无意义地等待下去,她需要对方给自己一个坚持下去的理由。

   阳皇目光与其对视,终是一字一顿道出许久以前就想对她说出的话“放弃吧,不要再等待下去了。”

   武贞娇躯一颤,眼眶陡然一片湿润,颤声道“为为什么?”

   阳皇默然许久,才又道“没有任何意义。”

   噗嗤!

   武贞双手被鲜血浸染,指尖深深嵌入手心,带着一丝哽咽地道“你又不是我,怎知没有意义?”

   看她这般模样,阳皇心中亦不是滋味,但他也只能硬起心肠道“朕心中已经装满了一个人,再也容不下其他人,你纵使再等上千万年,朕的心中还是只有她一人,这样的等待,又有何意义?”

   “当真就无我一分容身之地么?”

   阳皇沉默了瞬,唯有一声长长的叹息“没有。”

   武贞使劲不让流下的泪水终是破眶而出,阳皇看得既是心疼又是无奈,试图以各种言语安慰,但于她而言,一颗芳心已被伤得支离破碎,这样的安慰又有何意义,她想要的根本不是这些!

   与此同时,退回去的琅琊王眼底闪过一丝阴沉之色,看那二人模样,分明是老相好一般,若那女子被阳皇收入后宫,非但天阳皇朝多出了一位极致巅峰的强者,说不得整个朱雀皇朝都会绑到天阳皇朝的战车上,这绝非他们愿意看到的,先前他便是怕阳皇被其美色迷惑才恨不得杀之而后快,怎奈事不可为,只得罢手。

   另一边,封禅大阵内,朱雀之人亦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长公主被救下本该是一件大喜之事,可如今他们更多的是恼怒之意,原来长公主并不像他们以往深信不疑的完美无瑕,更让他们无法忍受的是,她竟然与阳皇有私情!

   且不说,两大皇朝恩怨由来已久,单单今时今日,阳皇就是率领大军想要覆灭朱雀皇朝的,而他们视为女神一样存在的长公主,却和阳皇有私情,这样的事情怎叫他们接受?

   “姐姐不肯议和,就是为了逼阳皇现身,好与情郎相见么?”朱雀女皇心中涌现出从未有过的愤怒,一种被背叛的心情油然而生,那一瞬间,盯着还在你一句我一句说着,“深情对望”的二人,她的眼中闪过无比凌厉的杀机。

   “造孽!造孽!造孽啊!”朱雀太上女皇禁不住如此刺激,急怒攻心,一口气没喘上来,昏厥了过去。

   “身为长公主,不知廉耻,竟当众做出这般伤风败俗之事,若不严惩,皇室威严何存?”红衣老妪心中升起一丝冷意,面上却是如沐春风地道“社稷可保矣!”

   。